您当前的位置:范文参考潮情潮事潮 学 → 海外潮人家族企业探析

海外潮人家族企业探析

2008/1/15 14:16:33 汕头大学黄绮文

  家族企业是海外和港澳等地潮人商家创建经营的重要商贸组织形式,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据统计在1995年财富达到一亿美元以上的世界各地潮人富豪,共有60余人,其中有12名大企业家上了超级富豪榜(1),值得注意的是所有这些大富豪,无不是从创建家族企业起步,获得成功,发财致富。当今世界经济日趋全球化,国际市场竞争剧烈,潮人家族企业的发展面临各种挑战,深入了解这一家族经营模式的特点优势,剖析其在新形势下的发展及存在的问题,促进旧式企业改革创新,与时俱进,并进一步走向现代化,应是一个引起人们重视和加深研究的重要课题。
  一
  潮汕地区是全国著名侨乡,潮人移居海外,历史悠久,人数众多,分布广泛。在历史上海外潮侨的形式,历经宋元、明清,以及民国几个时期,在几百年来对外移民的漫长发展过程中,逐渐构成了一个分布于东南亚各地的潮人侨胞群体。其中包括有出海拓展商贸定居当地的商人,漂洋过海,到异国他乡谋求出路的破产农民,小商小贩,手工业者,以及19世纪中期以后为西方殖民者拐骗掳掠,遭到残酷压迫奴役的数以千计万计的“猪仔”华工。在各个历史时期移民海外的潮人,主要集中居住谋生于泰国、越南、柬埔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他们是潮人移居国外的先驱者。长期以来潮侨在身处恶劣环境,无依无靠的情况下,刻苦耐劳,拼搏奋斗,勇于开拓,缔造业绩。在东南亚各地和港澳地区,创业有成,经营出色的众多企业中,几乎所有的潮属商家,他们在创业之初就传承了来自祖籍地的以家族为核心的旧式经营模式,并通过家族企业的成功发展,白手兴家,创造辉煌。
  家族企业在海外华侨华人中普遍存在,潮人在东南亚地区以及香港等地创建这一类型的传统性企业(2),已有一百多年,迄今依然延续不衰,传继发展,这绝不是一种偶然的历史现象。探究潮人在海外建立起家族企业的历史背景和社会根源,不难发现海外潮人经营的家族型旧式企业,是渊源于家乡的由来已久的家族结构组织,在历史上,“潮州属下各县的村落,几乎无一不具有宗族和家族色彩,人们的日常所过的生活,皆为宗族与家族的反映”。(3)在根深蒂固的封建宗族和家族占主导地位的社会环境里,一代接着一代成长起来的潮汕各地商民,当他们离开家乡,“过番”来到国外时,自然是将长期形成的家族与宗族的组织形式和封建宗法观念带到海外,并在从事社团组织和经济活动等方面充分表现出来。建立在这种家族和宗族关系基础上的家族企业,就是海外潮人创建基业,艰辛经营,发迹兴家的一种重要经商贸易模式。潮人移居海外,向来具有一人先去,家人相继,以及族裔、亲朋均在招引接纳之列的特点,就在亲人族群相携合作的基础上,共同创建起家族色彩浓厚的旧式企业,并形成了以血缘和地缘相联结的庞大关系网络。另外,潮人早年在海外深受殖民者和当地排华势力的岐视排斥,又得不到国内政府的关心保护,为了求得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在自发组织各种地缘性社团,加强同乡联络团结的同时,也通过家族经营形式,依靠血缘地缘关系纽带,发展经济,增强实力。
  早期潮人在海外谋生立足,一般是经历了为人打工,充当店员,设摊散卖,创立行号的艰辛过程,当时他们在居住地的经商贸易受到各种压抑和限制,因而在各地举办的工厂企业,经营困难,发展缓慢。尽管如此,海外潮人的资本积累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大体上已稍具规模和趋于形成,拥现了一批在东南亚和香港奠定基业,经营出色的家族企业和成就卓著的企业家。他们的代表人物是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创业发迹的佘有进、陈旭年、林连登;在泰国经商致富的陈慈黉、高绳芝;在越南发达崛起的郭琰;在香港创建业绩的陈开泰等。
  潮人在海外的家族企业到二战后,在新的形势下又得到更大的发展。战后潮人在东南亚和香港等地经营的家族企业的经济实力有所增强,也积累了家族经营模式的丰富经验,联系各地的商贸网络又日益广泛。特别是为了适应新形势和更有利于在当地的生存发展,潮侨纷纷加入所在国国籍,表现了对居住国的认同和趋于当地化。根据以上各种有利的条件,海外各地以及香港的潮籍商人,抓住战后世界经济复苏,以及居住国在取得独立后致力发展经济的大好时机,开拓发展,大有起色,一些早创的家族企业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规模,不少新兴的潮人家族企业,也在战后相继涌现。值得注意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印支潮籍难民大批涌入欧美各地,经过10几年的努力拼搏,艰难创业,到80年代在各自的所在地陆续创立了一批家族企业,推动了潮人家族企业从东南亚和港澳等地发展到欧美的新地区。
  战后潮人在世界各地建立的家族企业,增加迅速,分布广泛,资力雄厚,规模巨大,有成就有影响的家族企业家,屡屡出现,不乏其人。例如在泰国的陈弼臣(已故)、郑午楼、胡玉麟、陈有汉、吴玉音、张锦程、李光隆、杨海泉、郑明知、谢国民、陈卓豪、颜开臣等。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的郑良得、魏伟杰、郑镜鸿、张泗清、钟廷森、彭云鹏、陈登科等。在香港澳门的李嘉诚、林百欣、陈有庆、廖烈文、陈伟南、郑翼之、罗鹰石、刘銮雄、许世元、刘艺良等。在欧美澳洲各地的陈克威、陈克光兄弟、黄明山、卢卓昂、陈顺源、周光明等。战后到上个世纪末,在世界各地创建的潮人家族企业,造就了一大批比战前更有成就和业绩斐然的杰出企业家、银行家,以及享有“大王”称号的某一行业的工商巨擘。如鳄鱼大王、饲料大王、木材大王、眼镜大王、亚洲食品大王等。其中有不少成功经营者,已经缔造了一个家族模式的庞大企业王国,称雄当今,名扬全球。
  二
  在百余年来的经营发展中,潮人在海外的家族企业表现为以家族为中心,整个企业所有权由某一个家族所拥有并直接进行经营管理,老板决策一切,是家族企业的灵魂。在用人方面,信任本家族成员,少有聘用外姓员工,企业资金主要自筹积累,一般不吸纳他人资力,多停留在中小企业规模,市场活动也限于由血缘地缘联系形成起来的经营网络。家族模式的这类企业也有其独具的优势,特别是在艰难创业之初,显然起了为家族企业凝聚财力、人力和物力的重要作用。此外由于高度集权,独立营运,有利于在经营中灵活应变,迅速决策。加上讲信用,重承诺,使企业能够稳健经营,逐步发展。有不少潮人家族企业在海外不仅立足当地,发展迅速,在工商各业中举足轻重,或执一业之牛耳,或称一地之雄主,对推动华侨经济的发展和所在国的社会繁荣,做出重大的贡献。也有一些潮人家族企业在先人创业之后,历传数代而不衰,如陈旭年、佘有进、陈黉利等家族,后继有人,相继传接到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表现了旧式家族企业在历史上所显示的活力和作用。不过旧式中小企业规模的经营也造成了经济力量薄弱,管理经营落后,资本结构单一,投资范围狭小,以及经营领域局限于农商两业,商贸活动一般少有超越居住地和所在国等弱点。总之,浓厚家族观念的精神支配,落后保守的经营方式,封闭排他的企业作风,以及家族成员之间的利益冲突,正是家族企业发展缓慢,甚至导致最后失败的原因所在。特别是在世界经济发展较高水平的历史新时期,企业竞争更加剧烈,法律制度日益健全,旧式家族企业难以适应,加上内部各种矛盾和纠纷的出现,各种弱点就更易一一暴露出来。结果是促使了一些有作为和头脑冷静的家族企业家,加大步伐走现代改革和与时俱进的道路。
  回顾二战后的海外潮人家族企业的发展历程,可以清楚看到,这类企业主要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取得较大进展,进入80年代后呈现一派兴旺好势头。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前,是潮人在海外各地和港澳地区拓展家族企业,举世瞩目的最佳时期。
  二战后海外及港澳等地的潮人家族型商贸经营,在不同程度上保留着早期的某些特点外,总的来看,父子经营和兄弟合作是主要的两大类型,表现在企业的组织结构上还没有摆脱浓厚的传统家族色彩。父子型有李嘉诚与泽钜、泽楷两子,陈弼臣与有汉、有庆兄弟,谢易初与谢国民诸昆仲。黄子明子女众多,诚如他所说:“我家正好组成一支足球队,我俩老当后备”,“目前的责任是在儿子冲得太前或走得太快的情况下,拉一拉他们”(4)。胡玉麟各个子女与他默契配合中,父亲当司令,儿女听指挥。郑良得的五个儿子也个个用心竭力协助家族事业的经营发展。兄弟型方面则有吴玉音与吴光伟姐弟两人亲密合作,将伟成发集团发展成为泰国一家最大的钢铁公司。新加坡的严名炽,协同几位兄弟群策群力,研究发展生产电脑产品。法国的陈克威,陈克光继承先辈父叔昆仲和睦共事共创家业的优良传统,通力合作经营“陈氏兄弟公司”。马来西亚的魏伟杰为了加强手足之间的凝聚力,继承父业,开拓发展,成立了一家“19兄弟公司”,在海外华侨华人中实属罕见。长期以来在商界流传着“商场无父子”以及“富不过三代”的说法,但从海外及港澳潮人家族企业父子合作与兄弟合作的事例来看,无论前者和后者,有不少家族企业都能建立父子兄弟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共同推动各种事业的更大发展,这是其他家族型企业的经营者可以借鉴的。
  值得指出的是自二战以后,特别是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潮人在海外和港澳各地的家族经营体制,随着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和市场竞争的日益加剧,为了适应瞬息万变的经贸发展形势,并在众多企业的角逐争胜中立于不败之地,实际上已经进行了自身的不断改革和演变。一方面逐步摆脱了家族观念的桎梏,扬弃排他性封闭式的经营;一方面促使企业吸收工业化国家的先进管理经验,不少家族企业都在保留某些老企业的优良特点基础上,努力推进现代化的革新与改造。可见近几十年来的海外与港澳的潮人家族式企业,已与二战前有很大的不同,事实上已逐步发展成为一种比较开放先进的家族经营形态。
  家族企业的革新与改造首先表现在潮人家族企业的集团化,家族企业的集团化是企业本身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和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应时而生,发展壮大。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潮人家族企业就陆续形成了规模大小不等的集团机构,如泰国的盘谷银行集团、正大卜蜂集团。马来西亚的钟廷森金狮集团、郑鸿标的大众银行集团。印尼的彭云鹏巴里多太平洋集团,香港的李嘉诚长实集团、林百欣的丽新集团等。这些企业集团往往以收购兼并其他公司,或采取招股集资形式,改组家族企业扩建成为股份公司,并通过股票上市,扩大资金来源,以增强企业集团的实力。这些新崛起的家族企业集团,规模之宏大,财力之雄厚,经营之广泛,大大冲破以前落后保守的小型规模发展局面,其中有的企业集团已经成为大名鼎鼎的世界级企业大集团。其次是企业的现代化,运用现代科学知识和引进先进的生产技术,是家族企业逐步实现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盘谷银行自上个世纪70年代起,就积极引进西方最新科技成果,通过电脑管理系统,即可与全球各地的分支进行业务联系,至于购置的自动取款机、自动出纳机,以及硬币清点包扎机等,更是提高了各种业务的工作效率。在陈克威、陈克光的“陈氏兄弟公司”,也早已实现了电脑化管理。泰国的袁经伦为了提高产品的层次和增强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则相继与日本、美国、比利时等厂家进行技术合作,引进先进设备和科技成果。
  经营领域日趋多元化,也是潮人家族企业改革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二战后东南亚和港澳各地的潮人旧式企业,没有停留在原来商贸、金融、运输等行业的经营,不少企业先后投资于发展现代工业、服务行业、基础设施,以及高新技术产业。如钟廷森控制的金狮集团除钢铁五金制造的业务经营外,还扩大到食品、金融、地产、种植等领域。连瀛洲的华联银行也在国内外经营发展酒店和房地产等业务。采取以一主多副,以主带副,以副辅主的多种经营战略,既能为家族企业带来新的机遇,也有可能为企业的拓展分散一定的投资经营风险。投资和经营国际化是家族企业突破地缘血缘经营网络,超越居住国界限,走向世界大舞台的经贸活动的大发展和新开拓。从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经济走向一体化,东南亚各国外向型经济的不断扩大,以及潮人家族企业本身实力的增强和急速向外发展,便相继增加对外投资,发展多个国家的跨国经营。正大卜蜂集团就是一个业务经营国际化的典型,这家家族企业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前,遍布海外各地的多元化各种事业和艰苦奋斗几十年建立起来的企业集团,不仅雄居于东南亚地区,而且在国际上也是能与国外大企业集团一比高低的为数不多一家华人家族企业。泰国另一家潮人企业集团陈龙坚原先经营活动范围主要是在居住国,后与日本合资扩大业务,并逐步推向国外发展业务,也成为泰国一个颇有影响的跨国集团。至于盘谷银行的国际化业务发展更快,可以说在东南亚首屈一指,海外及港澳各地潮人家族企业的国际化,表明企业实力和规模已是今非昔比,而且雄心勃勃向更大的发展领域和空间推进,在海外的华侨华人经济中已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
  聘用学有专长的各种人才参加企业经营管理,是海外及港澳潮人家族企业向现代化改革迈出的一个大步。随着家族企业规模的扩大,下属分支机构的增加,在人手奇缺,需才孔亟,家族的子女正在海外求学深造尚未回来协助接班,增聘外姓员工就在各个家族企业提上急需解决的议程。泰国的颜开臣创办青山制衣厂时,经营者是“文武全才”,一切自己动手,等到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就不惜以重金聘请多位外姓专业人才,在工厂推行以职工为主导的民主管理制度,使每一成员都“感到自己是工厂的一份子”(5)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长期以来,也聘用了一批包括外国人的优秀员工,并经常听取他们的意见,授以重任,使其能发挥各种专长。值得重视的是有不少潮人家族企业家,还聘用一些杰出专才进入高层管理部门,有的肩负重任,有的参与决策。陈弼臣在事业上的成功,“就是把人的才看得比家族关系重要”(6)。因此他曾经将盘谷银行总裁和董事会主席的要职,交托给非家族成员的黄闻波和林日光两人。谢国民是一位开明的企业家,他的一项重大改革就是让一些外姓的高级职员和专家加入集团董事局,在最高领导机构发挥重要作用,他甚至提出谢氏家族兄弟姐妹的子女,不得在本集团各个公司担任要职。(7)长江实业发展迅速,就在于“能吸引许多杰出领袖人才在集团内服务”,令集团不断“茁壮成长”(8)。印尼的彭云鹏认识到聘用外姓专业人才的重要性,在他的巴里多太平洋集团内就重金任用了大批高层专业管理人士,诚如他所说:“人生难得几位知己,但是没有了人才,也就不能做大事业”(9)。
  三
  从二战以来海外各地和港澳的潮人家族企业走过的发展变化道路来看,可以说是传统加现代,中式加西式,这一经营管理形式较二战前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是推动企业获得前所未有大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当然从中式到西式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距离,从传统到现代化也需要花更大的力气。目前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高度集权和家族所有与经营两权的合一尚未得到根本改变,科学的管理和运作制度还未完善建立,个人决策由于缺乏民主管理机制,免不了出现失误,人才缺乏而不敢大胆聘用族外高级专业人士,内部资金不足以致制约企业规模的扩大,高科技力量过弱使竞争力受到很大影响,投资战线过长因而给企业带来了风险等。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给包括潮人家族企业在内的工商各业企业集团敲起了加速体制现代改造的警钟,进入21世纪潮人家族企业又面临着继续转变和深化现代化的新挑战。因此这一类型的企业模式虽然在推行中西结合的过程中已经取得显著的成效,却依然存在一个进一步突破家族传统经营瓶颈,促使正在转变的家族企业加快实现现代化改革步伐的问题。
  家族企业的存在和发展与能否“家和万事兴”和新一代继续传承有重大的关系,潮人家族企业的第一代人早就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企业的创办者中,已有人以远大的目光和开明的做法对家族企业的未来传继,做出了妥善的安排。陈黉利家族制订有严格的家规,要求每个家族成员恪守祖训,敬业守业,并重视培养他们成才,因而能够接班顺利,家族内部比较协调团结,家族企业一代传过一代。颜开臣认识到“事业要成功,一定要脱离家族式管理这一关”(10),为此“必须使家庭成员不渗入公司决策,而只能从旁协助”,他能够创建青山制衣厂这个生产夹克衫外销全球的企业王国,主要是依靠外聘的一批高水平的专业管理人员。连瀛洲见过不少由第一代惨淡经营的家族企业往往传给第二代就由于子女的无能而导致失败,因而他决定“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比别人强”(11),就应该将企业交给非家族成员的人去经营,他言行一致,说到做到,当发现自己的儿子不是理想的继承人时,就毅然将华联银行集团交给外姓专业人士去管理经营,这是对家庭企业传统的父传子的重大突破,为实现企业的现代化树立了一个良好的范例。然而家庭内部由于兄弟叔侄争夺企业继承大权,以致阋墙相争,对薄公堂,最终导致家族企业大伤元气,一厥不振的事例,也是多有发生,屡见不鲜。这是家族企业一个致命的弱点,必须力求避免内部发生争斗,尽早做好接班人的人事安排。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海外各地和港澳的家族企业不仅固守于传统的经营模式,而且偏重于商贸活动和劳力密集的低层次加工制造、房地产业、金融业、服务业等行业的投资经营,但在世界经济不断走向全球化以及竞争更加剧烈的今天,潮人家族企业的掌门人必须树立经济全球化的观念,迎接新挑战,开拓新局面,加快企业转型升级,提高技术密集程度,抢占高科技产业阵地,向现代化的电子资讯挺进,重点发展新业务,创造未来发展好前景,从根本上增强家族企业的竞争力和持续性发展。
  二战以后,特别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海外华商包括东南亚及港澳潮人家族企业发展的速度和获得的巨大成就,并不比西方现代企业逊色。欧美各国的大型企业集团主持人和国际管理学界的著名学者,面对华商家族企业的成功和崛起,既惊叹又赞扬,认为“这种似乎不合现代科学管理原则的管理方式”(12),是在任何一门现代企业管理课程中难以找到的,并承认华商家族企业的经营者“技艺超群”(13),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企业家”(14)。又指出他们所掌管和指挥的企业,具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不必完全仿效西方企业模式,甚至对企业所有权和专业管理也可以“两者并行不悖”。家族企业充满活力和竞争致胜的事实,西方经济学家的承认肯定和深入研究,给人们提出一个重要的课题。包括潮人家族企业在内的传统经营模式所创造的各种奇迹,是否完全得益于西方的现代企业先进管理,世界上除了欧美和日本的企业管理形式外,华商家族企业能不能独辟蹊径,在21世纪摸索创造出一种具有自己特色的经营模式。
  注释:
  (1)1995年香港《资本家》杂志。
  (2)潮人在海外与港澳创建的家族企业,均为同一性质,因此本文一并论及。
  (3)郑良树主编《潮州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下册,第923页,1994年暨南大学出版。
  (4)《潮商俊彦》第179页,1994年广东人民出版社。
  (5)(10)洪林主编《泰华名人传》,第6—7页,英国剑桥华人世界出版社有限公司。
  (6)王学义著《家庭财富》,第362页,1999年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7)谢远章等编《泰国现代人物辞典》,第480页。
  (8)《香港潮州商会会讯》第2期,1998年3月。
  (9)《联合早报》(新加坡)1990年11月20日。
  (11)郑明杉编著《连瀛洲传》,第85页,1998年香港名流出版社。
  (12)蔡鹏鸿编著《国际管理学新聚集—华人家族企业》,文汇报,1996年10月15日。
  (13)(美)默里韦登鲍姆《在亚洲的森林中找到一棵家庭树》,纽约时报,1998年5月12日。
  (14)王鹏翔《华人企业研究新潮》,香港亚洲周刊,1997年4月6日。
  
  摘自《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
  (作者单位:汕头大学黄绮文)


               来源:潮人网

潮人|潮人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