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范文参考潮情潮事潮 学 → 燕明壶艺中的文化

燕明壶艺中的文化

2010/9/21 16:03:22

在很多人看来,壶只是冲茶的工具,并无文化可言。但对于壶艺大师来说,壶不仅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精神。在广东潮州,有一位壶艺大师,他就喜欢把文化揉进壶中,使壶艺具有浓郁韵味。一位艺术评论家如此说:“在中国壶艺界,很少看到如此具有文化内涵的壶艺。”这位壶艺大师叫做章燕明,他是清代潮州“老安顺”手拉坯朱泥壶第四代传人,已从艺四十多年,技艺精湛,被誉为当代手拉坯朱泥壶行业的领军人物,并被推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手拉坯朱泥壶第一传承人。

壶艺中所蕴藏的文化内涵,使得章燕明的创作更有收藏价值,深受中外收藏家的青睐。《香港文汇报》曾对他的作品《长虹贯岳》如此评价:“奇思妙想的《长虹贯岳》,构图布局无不表现出它的思想意境和情感。作者在这窄幅的空间范围内,运用审美的原则,安排和处理形象符号的位置关系,使其组成有说服力的艺术整体。提梁犹如一道气势磅礴的长虹(天),壶盖如一座高山(南岳衡山),壶底像一座大鼎(中华万寿大鼎),壶身如运动的地球(大地),整个作品突出了天地人和的内涵。”

章燕明大师的壶,选料独特,艺术精湛,壶璧薄如纸,壶体声如磬,在国内制壶界堪称一流。为使壶艺更加精益求精,他还邀请了清华大学陶瓷专家张守智、杨善清等教授来设计壶型,调剂配料。他说,壶不仅仅是一个实物,更是一个符号,一种象征,透过这个实物,可以看到一种文化和精神。每拉一把好壶,他都要冥思苦想一个好名字,若对自己起得不满意,就请来专家、艺术评论家和作家,听听他们的高见。

这些壶名是多么有诗意:《云雨巫山十二壶》、《紫曦》、《清韵》、《桃园三结义》……再听听对这些壶的解读,你更会觉得有一种艺术的魅力。“放舟下巫峡,心在十二峰。”壶艺师根据这句诗创作了这套“云雨巫山十二壶(峰)”,将自己的个性和思想寓于壶中,托物喻事,意趣天成,境界深远。作品泥色俏丽,线条飘逸,形神势兼备。有意思的是量积由大至小,大十二杯、小一杯,依次顺减。十二壶环环集于一体,犹如浮云细雨,添了神秘色彩。大师的另一代表作《奥运壶》不仅构思奇特,寓意吉祥,而且气度非凡,意境深远,达到艺术性与实用性高度统一的妙境。《奥运壶》最大的难关是“2008”中的“00”(联体壶)和盖上的五环,不但要线条明快,还得保证所有元素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且不裂缝。作品打破了传统固有的一壶身做法,将嘴、联体壶身和把有机地组合成为“2008”,将奥运元素和制壶艺术完美融和。整个作品为红色,代表着“吉祥、福临、成功”,是一件底蕴深厚的大气之作。

“壶小乾坤大,艺臻品自高。”这句赞誉之词包含着对章燕明大师高超技艺和深厚底蕴的双重褒奖。(完)

编者附:

【章燕明簡介】:

章燕明,工藝師。一九五零年生於潮州。系清代楓溪“老安順”手拉坯朱泥壺第四代傳人。從藝五十年來,秉承祖傳制壺技藝,大膽創新,其作品造型獨特,壺色豐潤,更具神韻,並以精、巧、細、薄之風格著稱于國內制壺界。其作品在國內多次獲獎。二零零四年被授予“楓溪民間陶瓷藝術家”稱號。

章海元,助理工藝美術師,一九七五年生,為“老安順”第五代傳人,系章燕明之子,制壺技藝在師承傳統中悟出新意,采百家之長並盡其發揮。故作品構思縝密,造型新穎,壺體薄如紙、聲如磬,壺身、壺體結合緊湊。二零零四年被授予“楓溪民間陶瓷藝術師”,為制壺界新星。

【各界認可】:

章燕明創作的手拉坯朱泥壺壺藝珍品,連法國(里昂)茶道協會會長北歌女士、榮獲法國國家榮譽騎士勳章、法國干邑市榮譽市民、法國-廣東協會常務副會長李黃國平女士、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釋明生大師也贊歎不已。釋明生大師還親自題詞,將“燕明茶壺”手拉坯朱泥壺稱為“致祥”壺。章氏父子合作之作品《魚樂圖》、《祝壽壺》、《十頭朱泥壺》被國務院紫光閣收藏,《圓》、《長虹贯岳》、《紫晞》被中國美術館收藏。

【潮州壺簡介】:

潮州壶,其发样地是潮州枫溪。本地泥料用于制造茗壶,其成品便可形成独特优点:质地坚实而颗粒结构较瓷器疏朗,表面平滑却能保持低微的吸水性和透水性;保温性好,但泡茶不失原味,且越宿不馊;更具有耐受骤然冷热的性能,在20℃一150℃之间连续出现偏差也不开裂;不含有毒物质及放射性元素;此外,尚能用于制造精美的浮雕茶壶。

燕明 壶艺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