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范文参考潮情潮事潮 菜 → 潮州菜史话

潮州菜史话

2010/9/20 16:31:22

商品经济的发展,促使了明代社会和风气的变化,特别是明代中后期,这种变化更加凸显出来。同样地,随着本土和海上商业活动的逐步活跃,潮州 的民风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如王士性《广志绎》中所说的:“今之潮非昔矣。闾阎殷富,士女繁华,裘马管弦,不减上国。”

万历年间,乡贤林熙春在《宁俭约序》中也说:

驯(渐)至于今,则耕樵化而纷华毕露矣:水陆争奇(食),第宅错绣(住),鲜衣丽裳(衣),相望于道。虽誉髦(有高誉的俊士,指有功名者)勃发,实繁往昔,而竞文(浮华)灭质(朴实),识者忧焉。

在《感时诗(有序)》中,林熙春又对其时潮州 人在衣食方面的情况作了更具体的描述:

余垂髫时,家有瓦果,饰荔梅状合中,客入门,用以初酌。尝闻叶师相集,闽也有之。向在京晤商卿王小虞先生,谈及楚俗女子于归,制棕裙以裼大衣,即先大母淑人时也用此。数十年前犹存,今俱不可见矣。服食侈靡,于斯为极。诗中略举一二,聊志今昔之感。

瓦陈红荔与青梅,故俗于今若浪推。

法酝必从吴浙至,珍馐每自海洋来。

羊金饰服三秦宝,燕玉妆冠万里瑰。

焉得棕裙还故俗,堪羞大袖短头鞋。

上诗大意为:从前客人来时,是捧出礼合(内装用瓦土做成荔枝、青梅状的“瓦果”)以表示礼节,可惜这种淳朴的风俗已被时代的浪潮卷走了。现今的潮人,饮酒一定要喝从江浙运来的名酒(法酝),那些珍贵的肴馔也往往是从海外运来的物料。用秦地出产的精炼的金银装饰衣服(羊,通“祥”。羊金,精炼的金属),用燕地出产的美玉装饰冠帽。唉,什么时候才能恢复那种穿粗衣粗裙的旧俗,好让那些以穿大袖、短头鞋为时髦的人感到羞愧与难堪呢?

万历十五年(1587),曾任吏部郎中的澄海人唐伯元与郡丞王唯一、博士李暹、搢绅毛绍龄等常在一起作胜游、欢会,会必具酒馔,唐自撰的《醉经楼会序》云:

席坐三人,止于四果六肴,汤饭再之或三之,惟时蔬酒茗,必具座中。谈论品藻,止于经史文章、孝子廉夫、贞臣烈妇,及乎英童朴叟、方外羽客之俦,或杂酒令戏谑,不及时事。饮或巨觞、或小酌,或兴剧而颓然,或席罢而矜庄,不必其醉。

《明史·儒林传》称“伯元清苦淡薄,人所不堪,甘之自如,为岭表士大夫仪表。”但即使是这位“清苦淡薄”的廉吏,在“或经时不举,或五七日再举”的兴会中,虽三人亦须“四果六肴,汤饭再之或三之”,外加“时蔬酒茗”,那么,那些不怎么清廉的或贪赃的官吏,以及社会上的豪门富绅,其侈靡之情状,亦就可以想见了。对此,与唐伯元同时之周光镐在《明农山堂集·正俗会约叙》中有更直接的描述:

闾阎廛肆间,俗尚奢华,宴会侈靡,巾服怪异。士庶习于夸毗,里曜ㄓ谮幕螅珊Э哨炭赏粗路且唬蛹巍⒙〖洌ㄓ乱

潮州菜 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