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范文参考讲话致辞思想宣传 → 我在“九三学社杭州市委思想宣传工作会议”的演讲

我在“九三学社杭州市委思想宣传工作会议”的演讲

2010/6/26 9:43:10

领导们、社员们:

你们好!

社领导要让我谈一下怎么样把生活中的素材写成文章?其实在座的很多是我的老师,自己感觉在班门弄斧。但既然来了,就斗胆谈一下自己的看法,跟各位社员们一起交流。

题材要选新

在我们的生活中,素材遍地都是。但都要写成文章,那是不现实的。所以,我们要选取有用的,把它写成精彩的文章,给人启迪或与人分享。接下去,我谈一下怎么样选材?

对一篇文章而言,题材是相当重要的,它是构成文章最基本的因素。如果你选取的题材很平淡,毫无新意,读者就会感到索然无味。如果选取的题材很奇特,就算文笔差一些,读者也会饶有兴趣地读下去。所以,题材要选得新,非常关键。就说写《解密》《暗算》《风声》的作家麦家吧,他前几年刚被引进杭州,媒体对他的宣传得很频繁,相信大家一定熟悉。其实,他的文学功底是比较差的,跟余华、贾平凹那些作家比差一大截,如果他也去写他们在写的那类作品,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但他现在的名声差不多盖过了他们,就因为他写的作品的题材很新——是写我们都不怎么了解的“密码破译”的,所以吸引了大批读者的眼球,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视角要出奇

当然,每一个写作者,不可能都像麦家一样幸运,正好从事过“密码破译”这种独门工作。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从事非常常规的工作的,平时接触的人和遇到的事也都很平常。在这样的情况下,该怎么办呢?那我们只能在视角上做文章了。比如,“巴蜀鬼才”魏明伦,他写的川剧《潘金莲》的视角在当时而言就非常奇。相信在座各位老师对“潘金莲与西门庆勾搭成奸,联手毒死丈夫武大郎”的故事一定耳熟能详。在我们传统的观念里,潘金莲是一个“淫娃荡妇”,她后来被武松杀害是罪有应得。但魏明伦的高明就高明于他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视角,即在承认潘金莲是一个有罪的凶手的同时,肯定了她对异性的追求、她的生理欲望符合人性自然要求的合理性。这让《潘金莲》这个川剧,在观众眼里焕然一新。

用情要真切

视角要推阵出新,需要思想作为支撑。这对大多数写作者来说,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纵观中国古代的很多诗词,其实我们看不出内容有多新,也看不出视角有多奇,但它们流传了无数年,成了经典之作。原因何在?说破了就是作者写的时候“用情真切”,引起了历代人们心灵的共震。像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和他的前妻唐琬写的两首《钗头凤》,说白了无非是“一对有情人被迫分手,经年之后有幸重逢各自抒发了一下感叹”而已,题材老套,视角无奇,但为什么这样脍炙人口、千古传唱?就因为他们在文章里融入了深刻而真切的情感。而那份情感散发出来的无限魅力,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写法要创新

除了用情要真切,我们在写作时,写法也要注意创新。写作创新,可以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是“语言要创新”:现在是网络时代了,一切都日新月异,所以在语言上也要跟上潮流。比如我们写一篇回忆文章,开头第一句“1990年上半年,我读高二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如今仍印象深刻的事情……”这样表达相对来说很平淡,毫无新意,但如果我们换一下句式:“那件如今仍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就发生在1990年上半年,那时我正在读高二。”效果就显得好多了。另一方面“结构要创新”:比如一篇记人的文章,需要避免从认识这个人开始写起,平铺直叙地写到跟他分别为止;叙事的也是如此,不能常规地从事情发生写到结束,那样很容易变成流水帐。我们在写的时候,很有必要将其次序打乱,或倒叙或插叙,营造一种曲幽通径的意境。这样读者阅读起来,就会产生一种新鲜感。

目标要明确

我们写文章之前,首选要明确一条:你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也就是说,你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什么?比如鲁迅写《藤野先生》,目的很明确:一个是明的——要表现藤野先生在日本举国上下都鄙视中国人的风气下,对中国人的热情友好与尊重;还有一个是暗的——借此抒发自己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在写之前如果没有明确目标,写出来的文章容易杂乱无章,读者会读得一头雾水,不清楚作者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素材要集中

明确了目标之后,作者在选取素材时,都必须围绕那个目标进行,但同时还要注意以下两点:

1、不要把跟目标相关的任何素料都写进去。我们还是以鲁迅的《藤野先生》为例,应该说,鲁迅在仙台的医学专门学校就学时,与藤野先生作为师生关系,两个人接触的次数肯定很多,但鲁迅为了集中体现那个明的目标,只攫取了“第一次见面”、“添改讲义”、“纠正解剖图”、“关心解剖实习”、“了解中国女人裹脚”、“匿名信风波”、“惜别”等几个典型和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来描述。而朱自清的《背景》中选得更少了,只有一个,就是“父亲送我上车”。

2、在对材料的处理上,不要搞平均主义。这个问题,我们在上学的时候,经常听老师讲:“该详写的要详写,该略写的要略写,有些甚至可以一笔带过。”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会忽视。而详略得当,对加深文章主题至关重要。例如鲁迅在《藤野先生》中写“匿名信风波”时,用了462个字;但在“了解中国女人裹脚”上,就只用了两句话,80个字。鲁迅先生这样处理是因为:后者只需说明藤野先生很求实便可,而前者直接有利于深化这篇作品的主题,孰轻孰重一目为然。

思考要深入

一篇文章是优还是劣,深度是衡量的标尺。但如何让一篇文章具有深度,这需要作者在写作的时候深入思考。举一个例子:某个镇医院响应上级号召,为镇里的居民免费进行体检,但因为医院人手有限,很难在一周内完成任务,有些项目就没有体检,直接在体检单上写了“正常”。对于这样一件事,一般的人往往会认为:医院是在搞形式主义,是在哄骗老百姓。如果作者按这个思路去写,自然谈不上有什么深度。但如果作者再深入思考一下:医院这样做,不光光是一种欺骗,而且还是一种危害——因为这样的体检方式,会给某些有病的老百姓,造成自己是健康的错觉,从而贻误早期治病的机会。如果能思考到这么一点,那作者写出来的文章,从深度上无疑递进了一层。

良知要恪守

最后,说一下良知的问题。我们习惯把作家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就需要每一位作者在写作的同时必须恪守良知。但遗憾的是在目前国内的作品中,良知这种成份是严重缺席的。比如在当下,我们看到的作品大都集中在两大类:一类是歌功颂德的,还是一类是用来娱乐的,而真正反映老百姓疾苦的非常少。而且可悲的是,现在很多人存在这样一种误解,一位作者如果写的是揭露和批判的文章,会认为他内心很阴暗、对这个社会充满不满。其实,我觉得应该反过来:一个尽写歌功颂德的文章的人,才是内心阴暗和丑恶的人,因为他用文字掩盖了社会的黑暗,让黑暗永远处在了黑暗之中!我个人认为那样的写作,是具有极强的危害性的。在这个方面,我一贯坚持和提倡揭露和批判。因为只有你发现了黑暗,将其暴露于太阳底下,阳光才能照耀到它,黑暗才能变得光明起来。而要做到这一条,是需要良知来支撑的。所以,我觉得要让作品具有意义,在写作的时候必须恪守自己的那份良知。

好,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卢江良2010.6.17于杭州

九三学社 思想宣传 演讲